手游攻略,最好玩的手机游戏排行榜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手游门户 > 正文

疯王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2-01-12分类:手游门户浏览:299评论:14


导读:而伊里斯二世“疯狂”的根由必须要从他的爷爷伊耿五世说起。征服200年,后世称为“不该成王的王”的伊戈(蛋蛋)出生在君临,他是四王子梅卡的第四个儿子,其继承顺位与铁王座间的距离看起来...

疯王与疯王

而伊里斯二世“疯狂”的根由必须要从他的爷爷伊耿五世说起。

征服200年,后世称为“不该成王的王”的伊戈(蛋蛋)出生在君临,他是四王子梅卡的第四个儿子,其继承顺位与铁王座间的距离看起来足有阳戟城到黑城堡那么远。而那时,坦格利安家族最后的龙也已死去近半个世纪了。

从《七王国的骑士》中我们知道,“蛋蛋”从小是个有想法、有志气也有性格的孩子。在他九岁那年(征服209年),发生了著名的岑树滩“七子审判”。父亲梅卡王子失手捶死了他深受爱戴的长兄、龙石岛亲王贝勒,伊戈从此也作为雇佣骑士“高个”邓肯的侍从开始了自己的游历冒险生涯。显而易见,这段经历让他比其他任何国王都更能体察七大王国底层人民的疾苦。

那一年晚些时候,可怕的春季大瘟疫袭来,“贤王”戴伦二世和贝勒亲王的两个儿子瓦拉尔、马塔瑞斯相继病故,“蛋蛋”的二伯伊里斯继位为王,是为伊里斯一世国王。

征服215年,王位继承人雷格王子因吃七鳃鳗鱼派噎死,其子伊勒王子成为龙石岛亲王,仅仅两年后,伊勒的孪生妹妹与妻子伊萝拉在一起诡异蹊跷的事故中错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随后她也因为这一可怕的事故精神失常)。故此,伊戈的父亲梅卡在征服217年正式成为王储,也即二哥伊里斯一世的继承人。征服219年,十九岁的伊戈随父亲讨伐第三次黑火叛乱,表现英勇,受人称颂。

又过了两年,一生无后的伊里斯一世寿终,梅卡继位为王。此时伊戈21岁,排在他前头的还有年长他9岁的大哥戴伦(“醉鬼”戴伦)、年长他8岁的二哥伊利昂(“明焰”伊利昂)以及年长他2岁的三哥伊蒙(“龙学士”伊蒙)。而戴伦和伊利昂后来都走在了他们父亲前头。

征服233年,五十九岁的梅卡国王在讨伐培克叛乱的战争中中飞石而死,经大议会讨论,王位传给三十三岁的伊戈,是为伊耿五世。此时的伊戈已经至少生育了四个儿女——长子邓肯、生于225年的次子杰赫里斯、生于226年的长女莎亚拉和生于228年的三子戴伦。尽管如此,甘愿让贤不惜加入守夜人的三哥伊蒙却敏锐地意识到了伊戈身上的弱点——“在内心深处,他(伊戈)仍是个男孩”。

伊戈天性纯真,我们最爱他的也是这点。你得杀死心中的男孩,我坐船去长城那天告诫他,男人才能统治天下。你得做伊耿,跟伊戈永别。杀死心中的男孩,承担男人的责任。

带着这样的告诫,伊耿继位后推行了一系列旨在提升百姓福祉的改革举措,这些举措虽然广受底层民众赞誉,却也侵犯了大贵族的利益,引发了强烈的反弹甚至是公开暴动。为了确保自己的政治抱负得以施展,伊耿五世不得不用尽一切手段与各方势力周旋,其中就包括通过一系列联姻缓解来自国内大贵族的政治压力。

他和王后“黑贝丝”为一干儿女定下的结婚对象都来自七国上下级别的显贵家族。他们为长子继承人邓肯王子预定了风息堡公爵的独女,次子杰赫里斯按计划将迎娶奔流城的瑟丽娜·徒利,长女莎亚拉的未婚夫是高庭的继承人罗斯·提利尔,而三子戴伦的未婚妻名气最大,就是正传故事中叱咤风云的“荆棘女王”奥莲娜·雷德温。

不难看出,不论是拜拉席恩、徒利还是提利尔,尽管贵为一方公爵,统统都是伊耿大帝在征服战争之后提拔起来的“买办”家族。相比史塔克、兰尼斯特、艾林和海塔尔这样有数千年称王历史的老牌世家,这些“新贵”的底蕴和底气还是差着一大截儿。撇开铁王座的支持,他们辖制“一国”的血统根基和民心基础并不牢固,内心深处的自卑和地位不稳的危机感都让他们对于提升血统有着更急迫的渴望。

然而邓肯令父亲失望了,订婚两年后,他在河间地游历时迷恋上了一位名叫珍妮的平民女子,直至偷偷与其结婚。伊耿五世纵然亲民,也无法容忍儿子如此“打脸”,他想尽办法废除这桩婚事,总主教、大学士和御前众臣也都坚持国王必须命令王子在铁王座和“荒石城的珍妮”之间做出选择。而婚约的另一方——莱昂诺的女儿既伤心又丢脸,王子悔婚令整个拜拉席恩家族蒙羞。莱昂诺公爵虽然上了年纪,脾气却丝毫不减当年,他当场立誓报复,旋即背弃铁王座,自立为新的风暴王。

幸亏有“铲事儿之王”、铁卫队长邓肯爵士亲临斡旋,这场“床头打架床尾和”的“叛乱”才得以迅速告终。邓肯祭出他赖以成名的大招“比武审判”,在一对一决斗中击败了业已老迈的“狂笑风暴”——要知道,此时距离岑树滩比武大会已过去了整整三十年!一是双方感情基础不容小觑、二是王室确实理亏,拜拉席恩短暂的反叛并未引来铁王座的疑忌,相反,为了平息“狂笑风暴”的雷霆之怒,邓肯王子宣告放弃对铁王座的继承权,将“龙石岛亲王”的头衔让给了二弟杰赫里斯,他自己则成了日后被歌手们广为传唱的“龙芙莱”王子。同时为了补偿莱昂诺公爵,伊耿五世又将小女儿雷蕾许配给风息堡的继承人蒙德·拜拉席恩。如此一来一去,莱昂诺老爵爷一点儿也没白闹,拜拉席恩家族其实还赚了,这可当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一切都很圆满,只是可怜了那个小女孩儿……遥想岑树滩当年,“蛋蛋”伊戈只是个九岁的小屁孩儿,而“狂笑风暴”已是名动七国的顶尖骑士,两人的年龄差距应在十岁以上。以此为基准,我们不难想象伊耿五世的幼女又会比风息堡公爵的长子继承人小多少。被许给拜拉席恩之后,尚在稚龄的雷蕾随即被送去风息堡当了莱昂诺公爵的侍酒和公爵夫人的侍女,六年之后,小公主与蒙德·拜拉席恩正式完婚——应该是月事一来就入了洞房,而转年她就为丈夫生下了独子史蒂芬。因为大哥的“追求真爱”,雷蕾不得不嫁给一个比她大得多的丈夫,从此成了她命中注定要成为的那个女人。她是老王的幺女,也是“新王之手”的夫人——蒙德·拜拉席恩后来做了杰赫里斯二世国王的首相,多年之后她又成了另外三位国王的祖母。

这场“短暂但血腥的叛乱”不过是伊耿五世统治时期此起彼伏的叛乱中颇不足道的一起,却可以让我们对彼时铁王座与大贵族间的力量对比有个管中窥豹的认识。而国王本人则将自己力量和威望的欠缺归因于龙的灭绝。

众所周知,不断的反抗消磨了伊耿的耐心——尤其是身为国王必须做出的妥协让他的改革前景愈发遥远。对历次事件的处理上,国王往往不得不向顽固的诸侯们低头。伊耿五世酷爱历史和书本,人们常听他说只要像伊耿一世那样有龙,就能重塑王国,带给所有人和平、富足和正义。

是啊,“血火同源”——这是坦格利安家族的族训。“火”之不存,“血”将焉附?自从有了这个念头,伊耿五世就再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

随着年岁增长,伊耿五世愈发梦想看到魔龙再度高飞于维斯特洛七国上空。在这点上,他和祖先们并无二致:有的坦格利安国王让修士为最后的龙蛋祈祷,有的让法师施法,还有的让学士研究。国王的朋友与重臣们试图规劝,但这反而坚定了国王的想法:只有魔龙才能带来变革的力量、迫使骄傲顽固的七国诸侯俯首听命。

此时的他想必理解了自己曾经最为厌恶的二哥伊利昂。“明焰”有着同样的执念,最终他相信野火能够帮助自己化身为龙,于是在父亲过世的前一年饮下一罐“炼金术士的屎尿”,不但与王位擦肩而过,还抛下了自己出生不久的儿子。好在前代君王的种种尝试已经为伊耿五世充分试错,他开始将视野放大到整个世界。

伊耿在统治的最后几年忙于搜集有关瓦雷利亚生育魔龙的上古知识,据说曾命人旅行远至阴影旁的亚夏,希望得到在维斯特洛不存的文献与资料。

阴影旁的亚夏,这个位于世界尽头的神秘城市是全世界各路神棍和法师的乐园。“亚梭尔·亚亥”的预言就出自亚夏古书,而红袍祭司梅丽珊卓也正是来自亚夏,她宣称自己可以“唤醒石头中的魔龙”。除此以外,另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人物同样是在亚夏学成归来,她就是拉扎林“至高牧神”的女祭司弥丽·马兹·笃尔!多年以后,在多斯拉克荒原上,丹妮莉丝正是循着她的路子最终孵化了三枚龙蛋。

惟有死亡方能换取生命。

这是来自弥丽·马兹·笃尔的秘诀,也是来自亚夏的宝贵知识。从这个意义上说,伊耿五世或许是家族漫漫寻龙路上第一个找到正确方向的人。

以上说的仅是必需的知识储备,复活魔龙还需要专门而高昂的“代价”。

我们不知道伊耿五世到底做过几次“实验”,但征服259年“盛夏厅的悲剧”无疑是他最后一次尝试。

丧命于“盛夏厅悲剧”的葛尔丹博士最后的手稿(仅有部分文字可以识别)

必须注意的是,伊耿五世虽以庆祝自己曾孙诞生为名召集聚会,但广发请帖时雷加还仍是母亲腹中的血肉。难道他的目的是让来宾们现场见证孙媳妇生产么?

或许他真正渴盼的并不是曾孙的降生。

如果把盛夏厅与多斯拉克荒原放在一起对比,我们就不难发现两者具备的“元素”已经非常接近了:火、巫术、女巫、预言、龙蛋、阴谋、叛乱,还有先人的性命。

丹妮莉丝那一次“幸运地”成功了,失去了腹中骨肉,得到了三条幼龙。

而伊耿五世“不幸地”失败了,七颗龙蛋毁于一旦,曾孙雷加侥幸得活。

除了天上的“红色彗星”宣告魔法力量的复兴,两者还有个重要的区别,丹妮莉丝献祭的包括男人(卓戈)、女人(弥丽·马兹·笃尔)和胎儿,她把巫魔女当作催化剂一并烧掉了,而盛夏厅的那一位——高尚之心的鬼魂——却逃脱了大火。

正因为这个“森林女巫”——将她带进宫的珍妮夫人还言之凿凿地声称她是懂魔法的森林之子——的预言,杰赫里斯王子才一手安排了自己儿子和女儿的婚事。这是一个让人想想就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四口之家:亲兄妹结婚生下一对兄妹,然后再让他俩结婚……雷拉的公公既是她的亲爹,也是她的二舅;伊里斯的丈母娘既是自己亲妈,还是他大姑。或许我们不能把罪过都推到珍妮和“高尚之心的鬼魂”身上,因为杰赫里斯、莎亚拉这两口子本就沉迷于恢复龙家的“古道”,既然自己身体力行,当然也希望儿女继续传承光大……但无论如何,正是这一基于寻龙梦想的包办婚姻扭曲了龙家的未来之星。

巴利斯坦爵士继续道:“我也见证了您父母的婚礼。恕我直言,他们两人之间连喜爱都谈不上,王国也为这场婚姻付出了昂贵的代价,陛下。”

“既然不相爱,为何要结合?”

“您祖父指配的。一位森林女巫曾说,他们的结合可以诞生出预言中的王子。”

“一位森林女巫?”丹妮十分震惊。“她随荒石城的简妮一起进宫。她发育不良,身体畸形,很多人说她是个侏儒,但她跟简妮夫人很亲,简妮夫人公然宣称她是森林之子。”

“她后来怎样了?”

“盛夏厅。”这个词隐隐带着不祥意味。

与爷爷伊耿五世刚好相反,“疯王”的父亲早在他出生前就已成为王储。伊里斯二世一出生就被家族寄予厚望。但假如你结婚的唯一目的就是为家族带回巨龙,或者说,淬炼出适合用来献祭的纯血子嗣,任谁也难保不会一步步陷入疯狂。

人人都知道那个似是而非的预言,人人都知道“龙有三个头”。在《冰与火之歌的世界》出版之前,我曾以为妄图生出“三个头”的只是雷加,但事实上,真正一直没有放弃努力的恰恰是伊里斯自己!

在雷加出生后长达十六年的时间里,伊里斯和雷拉经历了数次流产、死胎和夭折的打击,直至韦赛里斯的出世。但无论如何,还缺少第三个……

另有一个初读时极易被忽略的细节可以佐证我的推论。

“而丹妮莉丝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奈德知道这样步步进逼很不理智,然而他无法保持缄默。“劳勃,我问你,当初我们兴兵对抗伊里斯•坦格利安,不就是为了要阻止他继续谋害孩童吗?”

这是第一卷奈德在与劳勃争吵的时候一时上头说出的话,可惜我遍寻正传和世界集都无法找到“疯王”到底谋害过哪个孩童。但奈德说得很清楚,“继续谋害”,这很可能说明伊里斯二世一直在以人命为代价持续地进行一项可怕的实验。

关于伊里斯在错误的春天、篡夺者战争以及极乐塔的种种,我在另一个回答中有详细说明,此处不再赘述,链接如下。


已有14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欢迎 发表评论: